可乐薇V

最近写鼬佐啦!

[鼬佐]幸而

今天我生日啦,就写了一个好想写的梗。
不知道有没有被写过啦,如有撞梗,请多担待


今天是佐助结婚的日子,为了这一天鼬忙前忙后了三个月筹备婚礼,安排人员,订宾客名单,婚礼现场的布局,菜色,邀请函……甚至佐助和妻子的礼服都是鼬决定和安排的。用鼬的原话说就是“佐助的婚礼自然要最完美。”而能做到最完美的,除了鼬就没有别人。

鼬和佐助的父母早逝,从小佐助就是由鼬抚养长大,小到吃穿住行大到思想人生观再到结婚对象都是由鼬规划控制。

就像这个佐助认为偶遇而认识的妻子美奈子也是由鼬暗自安排,在佐助出外旅游时让佐助在咖啡厅中认识的。美奈子温顺乖巧安静贤淑懂得照顾人,最重要的是她知道什么该知道什么不该知道。这样的女子与自己和佐助的母亲宇智波美琴是那么相似,而佐助也需要这样的一个妻子陪他共度一生。

而自己,安分做好一个哥哥份内的事,小时候护着佐助快乐成长,成年了给他规划好以后的道路,结婚后为他教养小孩。自己的存在可以贯穿佐助的一生却不能独占。

看着佐助牵着新娘缓缓走来,鼬有那么一瞬想要结束这个婚礼,带走佐助让他一生都只能在自己身旁,为自己笑为自己哭。可是鼬不能。

佐助需要娶妻生子,过平凡而又温情的一生。不该被自己捆绑,变成宇智波鼬的附属品。因为我的佐助是那么优秀,所以我必须给他最好的。最好的妻子最好的人生。最重要的是佐助对我从未表露过一丝除却兄弟情之外的情感,他只是太依赖我这个唯一的亲人而已。

鼬垂着眼,看不清眼睛里翻涌的情绪。可是下一秒抬眸,鼬的眼里只剩下作为一个哥哥对弟弟结婚欣慰的笑意。

“佐助啊啊啊啊你竟然先结婚就算了,竟然不娶小樱。想想还是很不爽啊。”佐助唯一的伴郎,从小的竹马竹马漩涡鸣人,是除了鼬以外对这婚礼抱着点别样心思的人。

“吊车尾的,你是羡慕我结婚,还是在嫉妒樱喜欢我?”佐助挑了挑眉“还是两个都有?”

鼬看着他们对话,佐助总是轻易被鸣人挑起情绪,对着别人冷淡的脸也会带着几分笑意。因为这个鼬计划之外的存在,鼬才提前了让佐助结婚的计划。佐助才23岁,鼬本想多留佐助两年,期盼着佐助能够突然对自己涌现些别样的情感。

“佐助,该去招待宾客了。”鼬发出了提醒,佐助和鸣人的关系真是太好了。

“啊,好的。”鼬带着佐助穿梭在人群间,宾客雍容华贵衣着光鲜。鼬为了佐助的婚礼请了许多的名流富商政客,虽然佐助认识的寥寥无几,但鼬希望弟弟的婚礼能够极尽奢华。

美奈子乖巧的自己去招待女客,目光却追随着鼬和佐助,她看着鼬的背影虽消瘦却挺拔。让她想起见到鼬的那天。

是鼬先约的美奈子。

“美奈子小姐,我是宇智波鼬,冒昧约你出来真是打扰了。”这个男人虽然口中说着歉意,可是却没有一丝谦卑。他冷漠而又强大。这是美奈子对鼬的第一印象。

“宇智波先生,我认识您,宇智波集团的掌权人?您这么优秀的人来与我见面,是为了什么呢?”

真是一针见血啊,果然是我认可的人。“美奈子小姐,你认识佐助。”

“啊,是,我与佐助君是大学同学。”美奈子对鼬的来访还是带着几分困惑,我和佐助一点都不相熟,至少他根本不知道有我这个人。

“你喜欢佐助,而我给你机会可以嫁给佐助,我的弟弟。”美奈子发现鼬提起佐助后面色温和了许多,让我嫁给佐助?

“可是…”鼬打断了她的话。“只有这一次机会,我的弟弟没有差劲到需要被拒绝吧。”那种自信感好像全世界只有佐助能够入他的眼。

美奈子当然同意了,没有拒绝的理由不是吗?佐助英俊帅气聪明多金,家里的财富多的可以买下日本。而且自己很喜欢他,却根本没被佐助记得过。

耳边的祝福声传来,震耳欲聋。美奈子只好回过神来,再次看向佐助的方向却发现已无人影。

“佐助,今天过后就是有家室的大人了。”鼬宠溺的看着佐助。“以后就不能太任性了哦。”

“我哪有任性,再说我早就是大人了吧。还是鼬你都27了也不成个家。”佐助的脸有些红,不知是喝多了酒,还是对于自己比鼬先结婚这一点的高兴。终于有一次能够赢过鼬了。

鼬压下心里的恶心,和别的女人结婚?鼬连碰一碰除佐助外的人都觉得脏,更不要说结婚。

自己养大的弟弟终于变成别人的人,鼬强压下心底的不适,和别人寒暄起来。离佐助远一点可能就没有那么想占有他了。这场婚礼是怎么度过的,鼬已经没有记忆了。自己喝的太多,多到毫无神智,还好自己喝醉了从不多话。

佐助已经结婚三个月了,还是国外度蜜月未归。鼬从未和佐助分别这么久。而鼬不知道,未来的日子才是更加难熬。

佐助回国,与鼬见面的第一句话是“我想和美奈子搬出去住。”新婚夫妻都想要二人空间,可是鼬不能接受!他为佐助选择美奈子的原因之一就是美奈子虽处处好但不够诱人。鼬认为佐助不会沉迷于夫妻生活,与美奈子相敬如宾即可。可是佐助现在却想要与美奈子过二人生活,这怎么可以?

可是鼬却阻止不了,或者说从决定让佐助结婚的那一刻起一切都不可挽回了。

佐助结婚已经三年了,除了逢年过节佐助会回主家过节之外,鼬都见不到他。鼬办公桌左侧第三个抽屉里放着3本相册,从佐助小时候到23岁的照片应有尽有。无法入眠的夜里,鼬一遍遍的看着还不到1岁流着口水的佐助,刚学会走路跑向自己的佐助,上学时依依不舍的佐助……看着佐助的过往,想着今天的佐助是怎么样的呢?而空荡的屋子提醒着鼬,他已经失去佐助了。

佐助结婚五年了,美奈子怀孕生下了一个儿子,出生时鼬去看过,和小时候的佐助很像,尤其是那双含着泪的眼睛。鼬提议说由自己来教养侄子,可是却被美奈子拒绝了,“我和佐助想要自己抚养他长大呢。”

从什么时候起,我和佐助变成了比朋友还淡薄的关系呢。佐助剥夺了我做哥哥的权利,现在佐助连让我作为伯父的权利也要剥夺。一切竟如此不可控制,这让控制了佐助前半生的鼬不禁思考,这是报应否?

从佐助开始成家到有了自己的孩子,鼬彻底失去佐助的过程似乎是那样的简单。而鼬就是这最大的推手。是活该也是说明了这条路鼬选择的有多失败。

鼬从梦中惊醒,看了看车窗外飞驰的景色,天已经半黑。鼬揉了揉太阳穴,那场梦真是真实到鼬能感觉到那困惑无助和对佐助的失望。

“再开快一点。”鼬提醒司机。如果不是佐助18岁生日那天,喝了酒的佐助爬上了自己的床,满口的“尼桑,我好喜欢你。”使得鼬没有控制住自己,和佐助做了。那么自己现在是否也是和那个鼬一样在办公室里看着相片靠着回忆过活呢?

“少爷,到家了。”司机的话打断了鼬的思考,鼬起身下了车,看着房子里的亮光。鼬推开了门“我回来了,佐助。”

“欢迎回来,鼬。”

什么如果都不重要了。

幸而,你还在这里。


喜欢就小红心啦!!

想要看18岁诱佐h的回复我啦!看看大家的呼声哦!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