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薇V

最近写鼬佐啦!

倒叙11

感觉后面的情节很难写啊哭哭哭哭…
但是我会加油的!!!
ooc归我!


佐助昏迷三天,终于睁开了双眼。

鼬盯着佐助的那双眼睛,漆黑澄清,没有一丝昏迷不醒之人的迷茫,也没有那奇异的双瞳。

鼬听到佐助在叫他,一声一声,直击内心,从一开始的不连贯,到后来越来越快越来越轻。那带着几分稚嫩的声音在渴望我,代替他主人在表达他的渴望。它好似久旱逢甘霖的土地,饥渴的吸收着生命的源泉。

鼬雀跃不已,想要将佐助搂到身旁揉进自己的体内。可是,佐助的眼睛尽管黝黑,却没有一丝焦距。他好像在盯着我看,却只是好像而已。

佐助看不见我,他看不见我,这代表着什么?怎么会这样,我的佐助再也看不见这个世界了吗?将要看不见这春江花月?这清荣峻茂?也体会不了那良多趣味了吗?绝对不可以!

佐助知道自己的眼睛看不见了,这是代价。轮回眼的代价只能由轮回眼来还。除非,杀了长门,夺了他的眼睛。太恶心了,别人的东西在自己身上。或者宇智波带土?那个变态双重人格?才不,虽然都是宇智波,但是我和他又不熟,他又不是鼬。宇智波斑?那个男人,都是因陀罗转生,但也是个变态。无论如何这一次绝对不能再让鼬失去眼睛。相较之下还是宇智波斑比较好,只要杀了斑,抢了轮回眼,眼睛就能复原,而我也可以把眼睛……

鼬当然不知道佐助心里的小九九,他看着佐助没有焦距的眼睛,发怒了。鼬用右手掐住佐助纤细的脖子,“我让你等到拥有那双和我一样的眼睛再来见我,可是现在连眼睛都没有了,还想杀我?”

佐助感受到鼬的力度,现在不能让鼬知道自己的不同,必须蒙混过关。在最擅长撒谎的鼬面前说这种弥天大谎,真是让人心慌,这时真应该庆幸眼睛瞎了。

“宇智波鼬…我恨你,你真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为了所谓的器量,就杀了全族的人。你的存在真是可笑。”宇智波鼬我恨你,恨你作为一个忍者的倔强,为了可笑的木叶,为了这么没用的我,杀了全族的人,你作为一个忍者的存在真是太可笑了。

这一次放下你可笑的大局,放下作为忍者鼬的忍道,作为宇智波鼬这个人好好的活下去吧。

鼬看着佐助面孔中满满的恨意,暂时将刚刚的呼唤忘却脑后。因为我的佐助最不会骗人了,他是那么的单纯洁白,如无暇的玉。

佐助挣脱着“你要不然现在就杀了我,不然,就等着我杀了你。”不然,就等着我来拯救你。

鼬看着佐助因挣扎而漏出的颈边的咒印,该死的竟然被别人留下痕迹了吗?还是那个觊觎写轮眼的大蛇丸。三代被杀,佐助在木叶已经失去了庇护,那个人…会对佐助下手的吧。而大蛇丸,只要使他现在先行转生,佐助就有三年喘息的余地。三年,足够了。但是,佐助失去了眼睛,也失去了筹码。佐助我该拿你怎么办。

“五年前我留下你一条命,可不是让你寻死的,是恨的不够深吧,让我再加深一点吧。”“月读。”

鼬再次用月读重复了那天的情景,其实我看过真是太多遍了,自从接过鼬的眼睛,接受他潜意识的记忆。佐助就整夜不曾入眠,被梦侵扰着,准确来说是鼬心底的恐惧。那一夜的事被整夜整夜的重复,佐助愈加感同身受鼬的思想,感受。佐助还知道父亲的最后一句话是“佐助就拜托你了。”和母亲在一旁安然的微笑。

父亲母亲都能释怀,可是最放心不下的却是我。鼬确实把我“照顾”的很好,为了防止我眼睛失明,让我杀死他,换上他的眼睛,为了一双永恒万花筒写轮眼。担心死后没人照顾我,把我拜托给鸣人。

真是照顾的很好呢。我愚蠢的哥哥。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