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薇V

最近写鼬佐啦!

倒叙06

ooc预警!!!!

呐呐呐,鼬哥出场了呀!这个鼬哥内心超级丰富,因为我觉得每一个面瘫都有一个波涛汹涌的内心!

一句话自蛇,不喜可忽略。


“大蛇丸,可以开始了。”

本该与宇智波宅子一起消亡的佐助,出现在蛇窟,距离上一次正好三天。

“我还以为佐助死在木叶了呢。”

“少废话,快开始吧。”

秒变正经的科学家大蛇丸说道“这个禁术要与轮回眼一起使用,从我破解的这些来说,作用它需要大量的查克拉,而且我也不知道具体会发生些什么,最好佐助你的查克拉能够撑到那时候。”

大蛇丸对他这个唯一的弟子不可说不疼爱,但是他的疼爱方式……佐助了不认为那是“爱”

“佐助,你想好了吗?有可能会死哦。”

“原来我这样算活着?”

如果不是因为鼬的这双眼睛,鼬的期望…那个任性的哥哥啊,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大蛇丸,要是我见到自来也,不会让他死的。”

一瞬间大蛇丸苍白的皮肤更加惨白。“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啊。”

“这个卷轴你先看一下,我用你的细胞研究的,可能对鼬的眼睛用点帮助。”佐助用写轮眼copy下来。

“真是谢谢了,大蛇丸。”

一瞬间,空气扭曲,宇智波佐助消失了。那个最后一个宇智波。

大蛇丸回忆起那个禁术,也不知道佐助从哪里找来的这个:用轮回眼做代价,血缘牵绊为媒介,可以通往心中至爱所在的那个时空。

但是,到达之后会发生什么,到达的时间点,到达的空间,都未知,而唯一确定的是至爱安然存在。而轮回眼的消耗亦不可知。

可能佐助一到达就会因为轮回眼使用过度而死,也有可能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空间。

但是至爱所在之处即是我的归处,这是佐助的话,真是肉麻。啧,大蛇丸舔了舔唇,佐助真是怪可爱的。


扣扣扣,粗心大叶的鸣人以为是自来也回来了,疑惑的去开门,而门口那位。“佐助?不对你不是佐助你是谁?”鸣人对着那个与自己挚友相同的写轮眼,瞪大了眼睛,那不同的威慑力,那杀意,鸣人在惶恐,这个男人很危险。

鼬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这小子认识佐助?还叫的这么亲密?该死的欧豆豆还不努力修炼来找我报仇,竟然还有时间与别人亲亲我我?

鼬的占有欲在心底爆发,我的佐助在我不在的这五年到底做了什么?

“没想到九尾妖狐就在这个小鬼的体内啊”

鸣人惊讶于他们所知道的,而另一边的佐助还在奔跑着,他被那不知道是对鸣人的担忧,还是对鼬的思念所催促着。

佐助的记忆又恍若飘到了那天,那血一般的一天,他在强迫自己恨那个男人,让自己失去所有的男人。

可是记忆中那个温柔的鼬却一直在对他微笑。

“喂,鼬,这样带着他,他会逃跑的吧,不如先砍掉他一条腿?”鲨鱼脸这样说着。鼬的默认,让鬼鲛获得了赞同。鸣人看着一步一步走来的人,冷汗直流,自己果然是太弱了。

“好久不见了”

“佐助。”

鼬在叫我,他叫我佐助,同样的一个名字在他嘴里唤出总是那么不一样,虽然这次他的冷漠刺痛了我。

“宇智波鼬”

佐助听到自己咬牙切齿的声音,每个字像是从心底蹦出来的。他瘦了,他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是不是这些年他也过的很不好?佐助的心开始随着鼬的动作而跳动。可是鼬没有回过头。

“写轮眼,长的也很像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啊?”

鲨鱼脸提出来和鸣人一样的疑问。

“是我的,弟弟”

“听说,宇智波一族被灭族了,被你。”

我的佐助,我根本不敢回过头看你一眼,我怕我忍不住我的思念,我渴望你,我渴望你的肌肤,你的温度,我想念你撒娇着叫我尼桑。

“宇智波鼬,我要杀了你。”可是都不可能了。因为我要把这条命献给你。

鼬转过头,佐助和鼬同时睁开闭着的双眼,二勾玉对三勾玉,期间的差距不言而喻。

“正如你所言,我怀恨你,憎恨你,为了杀掉你,我…”伴随着千鸟的鸣叫,“我才活到今天。”

鼬看着这样的佐助,学会了卡卡西的千鸟吗?有进步,可是还不够啊,这种程度,不能让我放心的把你一个人留在这世上,就让我,给你加把火吧。

用强力抓住佐助的手,强行阻断了千鸟的鸣叫,看着还在挣扎的佐助,鼬狠下心来折断了佐助的手腕,不在哥哥这里吃点苦头,我可舍不得你在别人哪里受伤,我本意想护你一世,可……

颤颤巍巍着从地上爬起来的佐助,“你要由我亲自杀死。”

“现在的你我没兴趣。”

冷酷的话啊:现在的你我没兴趣,你只是用来测量我器量的工具,你真是麻烦啊……

佐助一次次的进攻被一次次轻易的回击,一次次撞在墙上。

“佐助佐助佐助”

鼬的耳边传来鸣人一声声的叫喊,我的佐助,疼爱与疼痛都只有我能给予,而佐助,你似乎和别人太过靠近了,心里的气愤化为手中的力量,一次比一次重。

看着吐血的佐助,鼬的面无表情掩饰着内心的狂痛。佐助…我的佐助。

最后,佐助被掐着脖子压在墙上,鼬的气息那么近。

佐助的脑海里传来声音。

“你很想他吧,不要否认。把身体交给我,我会把那个温柔的哥哥还给你。”

”把那个会抱着我哄着我的哥哥还给我?”“我答应你。”

来自未来的三十一岁的佐助掌控了这具十三岁的身体。

再次睁开双眼,佐助从眼眶留下两行血泪,睁大的左眼是紫色的轮回眼,而右眼是飞速旋转的永恒万花筒。作为禁术的代价,佐助的双眼消耗过度,尤其是左眼,只能在模糊中看到年轻的鼬,18岁的鼬。想抬起手摸摸他,可是下一刻佐助带着两行新添的泪晕了过去。

这些仅仅发现在一瞬,快到鼬的月读还没开启。

佐助晕了过去,而我还没开启月读,刚刚看到的异色双瞳,其中一只是万花筒吗?但是没有时间给鼬想更多了。

因为佐助的生命开始流逝。







喜欢就小红心啦!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