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薇V

最近写鼬佐啦!

[鼬佐]鼬哥今天也有点小烦恼哦!


 震惊!鼬哥竟沉迷鸣佐文不可自拔??(划掉)

全宇宙最完美的哥哥vs竹马竹马最好朋友??谁才是佐助的命中注定??(然而并不)

这只是一篇正经的生贺文!!!??送鼬哥一个软嫩嫩傲娇胖(划掉)佐助一枚!!

娱乐圈au,但并没有怎么提到,只是个背景让我开车??不不不。
ooc勿怪!

““不管对手是谁都无关紧要,手臂断掉的话,就用脚踢死他,脚断掉的话,就用牙咬死他,脖子被折断的话,就用眼盯死他 眼都没有了的话,就诅咒死他!就算会被大卸八块,我也要把佐助从大蛇丸那里夺回来!”

佐助听到雷影的复述,想着鸣人为自己过呼吸,下跪,并且三年来不懈的追求。清冷的脸上有了几分笑意,我的鸣人,我不舍杀死的羁绊,果然不负我的所望。

“佐助助助助助助助助助助助助助助助,你别听雷影大叔乱说,我……”

原本口遁能说赢贤二带土,说的斑频频扶额的人,此时竟说不出一句话。

“佐助你是不是笑了?佐助……”

这次的停顿格外的长,鸣人盯着某人难得一现的笑颜发了呆。当然只是佐助觉得这吊车尾的又在发呆,而鸣人的内心“啊啊啊啊啊佐助助助助助助竟然笑了笑了好美好美明明笑起来那么好看却总是装作高冷的嘛假假的做什么高岭之花害我差点小时候就错过这么可爱这么这么这么好的小佐助了…(以下省略1000字脑补)”

“白痴吊车尾的,你在傻笑什么,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啊?哪里哪里。”发现被骗的鸣人,往前走了两步,搂过佐助,狠狠的堵住哪口吐妄言的嘴。”

太太太太太丧心病狂了!!!!我的佐助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别人呢?——来自鼬哥的内心。

没错!宇智波鼬,著名演员,有一个宝贝弟弟宇智波佐助,前两个月正在热播的电视剧《火影忍者》中,也出演一对兄弟。

而漩涡鸣人,剧中佐助的挚友,剧外佐助的发小(也只是在鼬哥不在的时候的朋友!)

鼬看完这篇文章(没错!就是一篇同人鸣佐文)后,陷入了深深的思考,这些大手们不仅仅写火影同人,连现实中的情景都脑补!简直丧心病狂!无法接受!鼬本着知己知彼的精神,又找了一批鸣佐文进行观看思考。

话说鼬哥为何会这么闲,这就得说说佐助了。

过几天就是鼬的生日,这些年来从小时候的番茄到手表领带衣服鞋子甚至还有一年佐助烧了一桌的菜,虽然菜色惨不忍睹,但是鼬高兴的整桌吃完。而今年该送什么呢?佐助先咨询了智商最高·鹿丸,鹿丸表示麻烦死了,让佐助去找读书最多·佐井,佐井认为书中说兄弟之间只需送些贴身物品显得亲切,到佐助认为送内衣裤太羞耻了。佐井提议佐助去找科研最强·大蛇丸,大蛇丸表示“佐助君洗洗干净躺床上送给鼬君”后,吃了佐助一记千鸟?(并没有)

苦于没有办法的佐助,去找了口遁最棒·鸣人,鸣人表示我也没办法,但是我们可以一起思考啊!佐助死马当作活马医,在鸣人家已经待了整整5个小时!话说鼬哥到底是佐助缺乏症多么严重,才5小时就闲的…

“吊车尾的,你行不行啊到底”烦躁的佐助踢了踢趴在电脑前搜索无门的鸣人。

“佐助你怎么能问我行不行呢???我鸣人大爷这么棒!怎么不行!话说佐助你不是喜欢鼬哥吗,不如就趁机表白了吧!”

鸣人的话一出佐助就红了脸,会被鸣人发现这个还是因为那次喝醉,胡言乱语。这也是一个漫长而又悲伤的故事。

“怎么可以表白,哥哥怎么会接受我…这个不伦的情感…”佐助的声音越来越小。

鸣人听的快翻白眼了,鼬哥从小把佐助捧在手心里都嫌别人会偷看,把佐助那是藏在心窝窝里的啊!从高中起每周末把我约出去谈话,什么佐助还小心思单纯又那么可爱难免不会有女生爱慕他,佐助在男女之事上还不能分辨,要是有什么情况佐助是不会和我这个做哥哥的直说,所以就有劳鸣人了…这类的话不下百遍,后来发现佐助魅力太大还加了男男之事上佐助就更容易受骗了。

心思单纯?这个说的真的是每次黑自己的佐助?可爱?说的是那个一打七的佐助?

而且只要佐助10点之前没回家就是电话各处找,开车亲自接,顺便还批评一下拉着佐助出门的各类朋友(主要就是鸣人!)!这他妈还不算爱,我漩涡鸣人就叫波风鸣人!小樱就不是暴力女!

“佐助,你快去收了你家哥哥吧,别再来祸害我们了!”

“吊车尾你个大白痴,哥哥是完美的,才不会祸害你们,是你们!…”兄控模式全开的佐助真是比小樱还可怕。

转眼之间佐助就被鸣人赶出了家门。手机亮了一下,是鸣人的短信,“小佐助,脱光光去攻下你的鼬哥吧!我们都支持你!!”

攻?下?佐助想着鼬在自己身下辗转承欢的样子,“唔,不能想不能想…”

说做就做,每个宇智波都不屑推脱!

而鼬那边,还沉迷于文中不可自拔,佐助是很可爱我知道,可是你们写这么多床戏也太过分了!佐助可是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碰过的小孩子啊!而且最重要的是竟然不是自己把佐助压在身下!!太!过!分!了!

“自家愚蠢的弟弟好像和他的好朋友有一腿!我做哥哥的该怎么办?”

佐助怎么还没回家?都9点了,外面多么危险。

佐助看到来自鼬的电话差点把手机扔出去,毕竟自己上一刻还在意淫的人下一秒就打电话给你,这个冲击也是实在大!

“佐助,在哪里啊?需要哥哥去接你吗?”鼬温柔又带有磁性的声音透过电话缓缓传来,这样的一个人必须是我的!

佐助突然很想见鼬,想抱抱他,“鼬,我在…来接我吧”

六月的晚上还是带着丝冷意。

“怎么穿这么少,而且怎么一个人在外面呢?太危险了佐助。”鼬边说着边下了车,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佐助身上。

都是鼬的味道。鼬的…味道…

佐助抱着鼬说“鼬,我喜欢你,是那种喜欢…想要一直在一起的喜欢”

佐助把头闷在鼬身上,传出的声音闷闷的。好像带着几分怯意。“佐助…我…”

鼬剩下的话被佐助堵在了口中,佐助害怕听到“你是我最爱的弟弟”“我们是兄弟啊”这样的回答。可是堵住之后又不知道下一步该干嘛,纯情的小佐助除了第一次莫名其妙和鸣人的意外后,再也没有任何亲吻经验。

鼬感受到软软的唇,是佐助的…佐助ooc了啊!怎么这么主动,鼬舔了舔发现有番茄的酸甜味。我的佐助都快吃成番茄了啊,要限制他的番茄供应了!

被压在车上,被吻的一头乱码的佐助还不知道自己的番茄被某哥哥克扣了!就被鼬放进了车里,开车回了家。

一路上,佐助都在纠结,鼬这是同意了还是同意了呢?可是为什么脸色这么阴沉呢?鼬脸色不好的原因当然是被某只小番茄挑逗的欲火上涌,却也只能等到回家才行。

直到自己被压在床上,佐助才知道自己才是被攻!下!的那个!可是鼬的亲吻让佐助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只能跟着鼬在欲海中浮沉。

咚咚咚12点的钟声敲响了,鼬捏着佐助的腰说“佐助,我要进去咯?”

“自家弟弟和好朋友可能有一腿?没关系,在床上好好教训教训就好。”

第二天早上佐助红的像番茄一样的脸和鼬接到的一个枕头就是后话了。今天生日的鼬哥也有点小烦恼哦,要怎么才能告诉我愚蠢的弟弟,这是我收到最好的礼物,而他不会傲娇呢?

—————————————

小剧场!

我:鼬哥你难道不担心佐助和鸣人吗?

鼬:当然不担心了,佐助昨天晚上喊了一个晚上的“尼桑,我最喜欢你了。”佐助可不会撒谎呢!



赶在0点前发的生贺!祝鼬哥生日快乐啊!!!

评论(2)

热度(41)